散文
薦賞
詩歌
薦賞
雜文
薦賞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散文 > 精美散文 > > 七言祭文(共7篇)

七言祭文(共7篇)

發布時間:2018-06-30 08:00:01    來源:6633散文網    訪問:

篇一:七言祭文

古代文體有哪些,他們的定義和特點又是什么?

文學體裁包括古代文體常識和現代文體常識兩點.
古代文體:古代文體大致上可以分為韻文、駢文、散文,包括史傳文.
韻文,即講究押韻的文體,包括詩、詞、賦、銘.散文,包括史傳文、議論文、雜記文、應用文等.駢文是介于詩和散文之間的一種文體.下面擇其重點予以說明.
1、古體詩、近體詩
唐朝人把唐朝時盛行的格律很嚴的律詩、絕句稱為近體詩,把唐以前的格律不嚴、形式較為自由的詩稱為古體詩.現在一般把律詩和絕句稱為近體詩,而把其他的統稱為古體詩.古體詩有四言、五言、七言、雜言,《詩經》、《樂府》也屬于古體詩.近體詩分為律詩和絕句兩種,又有五言和七言之別.律詩共八句,分四聯:一二句為首聯,三四句為頷聯,五六句為頸聯,七八句為尾聯,偶句押平聲韻,中間兩聯的上下兩句要講究對仗.絕句共四句,其格律要求大體上與律詩相同,只是上下兩句的對仗要求不是很嚴.
2、辭、賦、駢文
辭即楚辭,屬詩歌.篇幅、句子較長,句式參差錯落,形式自由,多用“兮”字,以抒情為主,有濃厚的浪漫色彩,以屈原的《離騷》為其代表.
賦,源于戰國后期,句子大體整齊押韻,間雜散文句式,著力鋪陳事物,是介于詩歌和散文之間的一種文體.代表人物為司馬相如.
駢文,源于漢魏,形成于南北朝,全篇基本上用對偶句構成,講究用典,詞藻華麗,因大多用四字句和六字句,又稱“四六文”,也是介于詩歌和散文之間的一種文體.高中學過的《朱元思書》、《阿房宮賦》便是此種文體.
3、詞、曲
詞萌芽于南朝,形成于唐,盛行于宋.是詩歌的發展,故稱之為“詩余”.它有多種詞牌,各種詞牌都有其固定的格式,包括字、句多少,平仄押韻等.其句式長短不一,又稱為長短句.按字數的多少可分為長調(91字以上)、中調(59字至90字)、小令(58字以下).
曲,盛行于元代,故稱“元曲”,也是配樂的詩.包括散曲和雜劇.散曲是清唱曲,雜劇是演出曲.散曲又可分為小令和套曲兩類,其中小令由一支曲子組成,套曲也叫套數,由多支曲組成.雜劇有完整的故事情節,其結構是四折(相當于四幕)加一個楔子(序幕),其構成有科(人物動作、舞臺效果的說明)賓白(人物對話、獨白等)、唱詞,角色有旦(女角)、末(男角)、凈(花臉)、外(老年男子)、丑(丑角)等.曲有曲牌,規定其字數,句數、平仄、押韻的固定格式.宮調表示曲調聲音的高低.
4、史傳文
屬歷史散文,包括編年體(如《左傳》、《資治通鑒》)、國別體(如《國語》、《戰國策》)、紀傳體(如《史記》、《漢書》、“二十四史”)、斷代體(如《漢書》、《后漢書》)、通史體(如《史記》、《資治通鑒》).
5、論說文
古代的論說文是從諸子論學語錄發展形成的,它在發展過程中形成了若干種:“論”議論事理;“說”申說事理.
6、雜記文
包括名勝游記、山水游記.書畫雜物記、人事雜記四類.雜記文范圍很廣,在部分題目有“記”字.記載歷史掌故,遺聞軼事、科學資料、文字考證等文章均包括在內.
7、應用文
包括奏疏類、碑志類、祭文、贈序四大類.

【七言祭文】

篇二:七言祭文

祭祀文的寫法

祭文是古時祭祀天地鬼神和死者時所誦讀的文章.屈原的《九歌》是最早的祭文.祭文范圍較廣,只有祭奠死者的文章才屬于哀悼文體的范疇.
祭文是為祭奠死者而寫的哀悼文章.這種文體的出現,最早追溯到漢代.那時,人們在祭掃山墳陵墓時,往往要誦讀“哀策”一即早斯的祭文.到了唐宋,祭文開始興盛并廣泛發展開來,種類也不斷增多,還出現了不少寫此類文章的大家,如韓愈的《祭十二郎文》,歐陽修的《祭石曼卿文》,都是膾炙人口的祭文名篇.以后人們對這種文體沿用不衰,用它來表達對亡親故友的哀悼之情.祭文這種形式,現在用得很少,下面僅介紹它的書寫格式及示例.
祭文的書寫格式:
開頭人們寫祭文,習慣以“維”字開頭.“維”是助詞,作發語詞用,無別的意思.祭文以“維”字開頭后,緊接著即言明吊祭文時間及祭誰,誰來祭.這是開篇明義,首先要點明的問題.
內容祭文的內容必須簡短,語言必須精煉,要以簡明扼要之詞表達悲哀況痛之情.—般祭文以二三百字為宜,切忌拖泥帶水.過去的祭文,語言均押韻.可—韻到底,也可變韻——即押兩個以上韻.
結尾祭文用“尚饗”一詞結尾.“尚饗”是臨祭而望亡人歆享之詞.尚,是庶幾,希望也;饗,設牲犧以品嘗也.
示例:祭祖父文 維:
公元一九六一年五月三日,齊期刊、大維、二維等,虔具清酌庶饈之奠,致祭于先祖父德享老大人之靈前而哀日:祖父去世,年僅七旬.奔波勞碌,終生耕耘.風雨無阻.不避艱辛.勤儉持家,生活平穩.教育吾輩,克己恭人.對待敵友,愛憎分明.維護集體,不講私情.祖父之德,足啟后人.老當益壯,宜壽長春.無奈不測,急病纏身.一臥不起,迅速辭塵.嗚呼祖父,百喊不聞.肝腸斷絕,血淚沾巾.哀號祭奠,悲痛難陳.黃泉有覺,來品來嘗.嗚呼哀哉!
尚饗!

篇三:七言祭文

有關母愛的文言文

毛澤東 《祭母文》
毛 澤 東在一九一九年,於母親靈前寫的一首四言詩,現在已甚少見到.
毛的母親文氏(一八六七年~一九一九年)是一個農村女子,并未上過學校,可以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文盲.她排行第七,在農村都稱她叫「七妹」.
當她從唐家圩嫁到韶山時,嫌毛家太清冷,因此婚後五年幾乎住在娘家,毛澤東也跟著母親長期住在唐家圩.
據鄉間人說,毛澤東在鄉下讀書時,父親對他管教很嚴,希望他繼承衣缽,來管理家中的帳目等大小事.
可是毛 澤 東不想跟隨父親腳步,因此父子不睦,有一次父親又逼他,他站在水塘岸邊,對父親說,如果一定令他如此做,他寧愿跳下水塘溺死.
一直到晚年,毛 澤 東都不曾提及父親,其遠因即在此.他一生中憎恨父親,對母親的養育深恩,則都寫在這篇祭文中.
祭母文(四言體詩)
嗚呼吾母,遽然而死.壽五十三,生有七子.
七子馀三,即東民覃.其他不育,二女二男.
育吾兄弟,艱辛備歷.摧折作磨,因此遭疾.
中間萬萬,皆傷心史.不忍卒書,待徐溫吐.
今則欲言,只有兩端.一則盛德,一則恨偏.
吾母高風,首推博愛.遠近親疏,一皆覆載.
愷惻慈祥,感動庶匯.愛力所及,原本真誠.
不作誑言,不存欺心.整飭成性,一絲不詭.
手澤所經,皆有條理.頭腦精密,劈理分情;
事無遺算,物無遁形.潔凈之風,傳遍戚里;
不染一塵,身心表里.五德犖犖,乃大其端.
合其人格,如在人焉.恨偏所在,三綱之末.
有志未伸,有求不獲.精神痛苦,以此為卓.
天乎人歟,傾地一角.次則兒輩,育之成行.
如果未熟,介在青黃.病時攬手,酸心結腸.
但呼兒輩,各務為良.又次所懷,好親至愛.
或屬素恩,或多勞瘁.大小親疏,均待報賚.
總茲所述,盛德所輝.心秉悃懮,則效不違.
致於所恨,必補遺缺.念茲在茲,此心不越.
養育深恩,春暉朝靄.報之何時,精禽大海.
嗚呼吾母,母終未死.軀殼雖隳,靈則萬古.
有生一日,皆報恩時.有生一日,皆伴親時.
今也言長,時則苦短.惟挈大端,置其粗淺.
此時家大奠,盡此一觴.後有言陳,與日俱長.
尚饗.

篇四:七言祭文

求一篇關于項脊軒志和祭妹文的復雜文章
要有這兩篇文章的內容、情感
800字左右
2班的別抄!
可以追分的

  《項脊軒志》借寫項脊軒的興廢,從日常生活中選取一些感人至深的細節和場面,寫出了與之有關的家庭瑣事和人事變遷,表達了人亡物在、物是人非、家境衰微、三世變遷的感慨,以及對祖母、母親、妻子的深切懷念,催人淚下.《祭妹文》是袁枚哀悼胞妹袁機的一篇祭文.抒寫對亡妹的悼念,情真意切,語出肺腑,讀來哀惋真切.是著名散文作品.兩文在回憶鎖事時,仿佛信手拈來,清靈雋妙;悲悼親人之遽然長逝又字字璣珠,句句血淚,真摯動人,感人肺腑.兩位作者在敘事中寄寓哀痛,行文中飽含真情,同時還穿插些許景物描繪,從而使痛惜、哀傷、悔恨、無可奈何之情有機地揉和在一起,具有摧人痛斷肝腸的藝術感染力.
  祭妹文
  袁 枚
  乾隆丁亥冬,葬三妹素文于上元之羊山,而奠以文曰:嗚呼!汝生于浙而葬于斯;離吾鄉七百里矣.當是時雖觭夢幻想;寧知此為歸骨所耶?
  汝以一念之貞,遇人仳離,致孤危托落.雖命之所存,天實為之.然而累汝至此者,未嘗非予之過也.予幼從先生授經,汝差肩而坐,愛聽古人節義事;一日長成,遽躬蹈之.嗚呼!使汝不識詩書,或未必艱貞若是.余捉蟋蟀,汝奮臂出其間;歲寒蟲僵,同臨其穴.今予殮汝葬汝,而當日之情形,憬然赴目.予九歲憩書齋,汝梳雙髻,披單縑來,溫《緇衣》一章.適先生奓入戶,聞兩童子音瑯瑯然,不覺莞爾,連呼則則.此七月望日事也.汝在九原,當分明記之.予弱冠粵行,汝掎裳悲慟.逾三年,予披宮錦還家,汝從東廂扶案出,一家瞠視而笑;不記語從何起,大概說長安登科,函使報信遲早云爾.凡此瑣瑣,雖為陳跡,然我一日未死,則一日不能忘.舊事填膺,思之凄梗,如影歷歷,逼取便逝.悔當時不將嫛婗情狀,羅縷紀存.然而汝已不在人間,則雖年光倒流,兒時可再,而亦無與為證印者矣.
  汝之義絕高氏而歸也,堂上阿奶,仗汝扶持;家中文墨,目失汝辦治.嘗謂女流中最少明經義,諳雅故者;汝嫂非不婉嫕,而于此微缺然.故自汝歸后,雖為汝悲,實為予喜.予又長汝四歲,或人間長者先亡,可將身后托汝,而不謂汝之先予以去也.前年予病,汝終宵刺探,減一分則喜,增一分則憂.后雖小差,猶尚殗碟,無所娛遣,汝來床前,為說稗官野史可喜可愕之事,聊資一歡.嗚呼!今而后,吾將再病,教從何處呼汝耶?
  汝之疾也,予信醫言無害,遠吊揚州.汝又慮戚吾心,阻人走報;及至綿惙已極,阿奶問望兄歸否?強應曰:"諾".已予先一日夢汝來訣,心知不詳,飛舟渡江.果予以未時還家,而汝已辰時氣絕.四肢猶溫,一目未瞑,蓋猶忍死待予也.嗚呼痛哉!早知訣汝,則予豈肯遠游?即游,亦尚有幾許心中言,要汝知聞,共汝籌畫也.而今已矣!除吾死外,當無見期.吾又不知何日死,可以見汝;而死后之有知無知,與得見不得見,又卒難明也.然則抱此無涯之憾,天乎?人乎?而竟已乎!
  汝之詩,吾已付梓;汝之女,吾已代嫁;汝之生平,吾已作傳;惟汝之窀穸,尚未謀耳.先塋在杭,江廣河深,勢難歸葬,故請母命而寧汝于斯,便祭掃也.其旁葬汝女阿印;其下兩冢,一為阿爺侍者朱氏,一為阿兄侍者陶氏.羊山礦渺,南望原隰,西望棲霞,風雨晨昏,羈魂有伴,當不孤寂.所憐者,吾自戊寅年讀汝哭侄詩后,至今無男,兩女牙牙,生汝死后,才周晬耳.予雖親在,未敢言老,而齒危發禿,暗里自知,知在人間,尚復幾日!阿品遠官河南,亦無子女,九族無可繼者.汝死我葬,我死誰埋?汝倘有靈,可能告我?
  嗚呼!身前既不可想,身后又不可知;哭汝既不聞汝言,奠汝又不見汝食.紙灰飛揚,朔風野大,阿兄歸矣,猶屢屢回頭望汝也,嗚呼哀哉!嗚呼哀哉!【七言祭文】

篇五:七言祭文

英語翻譯
文言文翻譯

夢溪筆談
卷一 故事一
學士院軼事
原文
學士院玉堂,太宗皇帝曾親幸,至今唯學士上日許正坐,他日皆不敢獨坐.故事:堂中設視草臺,每草制,則具衣冠據臺而坐.今不復如此,但存空臺而已.玉堂東,承旨閣子窗格上有火燃處,太宗嘗夜幸玉堂,蘇易簡為學士,已寢,遽起,無燭具衣冠,宮嬪自c引燭入照之,至今不欲更易,以為玉堂一盛事.
譯文
學士院玉堂,因為宋太宗曾經駕臨過,所以直到現在,只有翰林學士每月初一才允許正坐其中,其他日子都不敢擅自亂坐.過去的規矩,是在堂中設立視草臺,每當草擬詔書時,學士就穿戴齊整坐到臺上.現在不這樣做了,僅僅留下座空臺而已.玉堂東邊,承旨閣子的窗格上有火燒過的痕跡.原來宋太宗曾在夜間駕臨玉堂,那時蘇易簡是學士,已經睡下了又匆忙起來,沒有燭火照著穿衣戴帽,侍從的宮女便從窗格間伸進燭火照明.到現在也不打算更換燒過的窗格,以便把它留作玉堂的一段佳話.
胡服
原文
中國衣冠,自北齊以來,乃全用胡服.窄袖緋綠,短衣,長靿靴,有蹀躞帶,皆胡服也.窄袖利于馳射,短衣長靿,皆便于涉草.胡人樂茂草,常寢處其間,予使北時皆見之,雖王庭亦在深薦中.予至胡庭日,新雨過,涉草,衣袴皆濡唯胡人都無所沾.帶衣所垂蹀躞,蓋欲以佩帶弓劍、巾分(這兩個合起來是一個字)帨、算囊、刀礪之類.自后雖去蹀躞,而猶存其環,環所以銜蹀躞,如馬之秋根,即今之帶銙也.天子必以十三環為節,唐武德、貞觀時猶爾.開元之后,雖人舊俗,而稍褒博矣.然帶鉤尚穿帶本為孔,本朝加順折,茂人文也.
譯文
中原地區的衣冠服飾,自從北齊以來,就全部采用了胡人的服裝.窄衣袖、長筒皮靴,有蹀躞皮帶,這些都是胡人的裝束.窄衣袖便于騎馬射箭,短衣服、長筒靴便于在草地行走.胡人喜歡茂盛的青草,經常在草叢中居住,我出使北方時都見過這種情形,即使是王宮也在深草中.我到胡人王廷時剛剛下過大雨,經過草叢時衣服褲子都濕了,只有胡人的衣褲一點都不濕.皮腰帶上掛著的蹀躞,大概是用來佩帶弓、劍、手巾、算袋、磨刀石一類物品的.以后雖然去掉了蹀躞,但還保存著它的環,環與蹀躞連接如同系在牛馬股后的革帶,也就是如今皮帶上的裝飾扣版.帝王必定以13個環為標準,唐代武德、貞觀時期還是這樣.開元以后,雖然沿用舊的習俗,但是稍稍寬大了些,不過帶鉤還是從帶身穿過.帶身上原來做的是小孔,本朝改革為順折,使人的外表裝飾更加精美.
槐廳之爭
原文
學士院第三廳學士閣子,當前有一巨槐,素號“槐廳”.舊傳居此閣者,至多入相.學士爭槐廳,至有抵徹前人行李而強據之者.予為學士時,目觀此事.
譯文
學士院第三廳學士閣子,門前有一顆巨大的槐樹,一向稱閣予為槐廳.過去傳說住在閣子里的人,很多都當上了丞相.因此學士們都爭著居住槐廳,甚至有搬開別人行李搶占槐廳的行為.我做學士時,親眼目睹了這樣的事.
雌黃改字
原文
館閣新書凈本有誤書處,以雌黃涂之.嘗教改字之法:刮洗則傷紙,紙貼之又易脫;粉涂則字不沒,涂數遍方能漫滅.唯雌黃一漫則滅,仍久而不脫.古人謂之“鉛黃”,蓋用之有素矣.
譯文
館閣新謄清的本子有寫錯的地方,用雌黃粉涂抹.我曾經比較過一些改字的方法:刮洗損傷了紙貼了一張紙又容易脫掉;用粉涂字又不能涂沒,要涂幾遍才能完全蓋住;只要用雌黃一涂就涂掉了,而且經久不脫落.古人稱這個為“鉛黃”,大概用這種方法已有很久了.
宋代藏書
原文
前世藏書分隸數處,蓋防水火散亡也.今三館、秘閣,凡四處藏書,然同在崇文院.期間官書多為人盜竊,士大夫家往往得之.嘉佑中,乃置編校官八員,雜讎四官書,給書吏百人.悉以黃紙為大冊寫之,自此私家不敢輒藏.樣讎累年,僅能終昭文一館之書而罷.
譯文
前代藏書,分別放在幾個地方,大概是為了防止水火等災害引起的書籍散失.現在三館、秘閣,共有四處藏書,但都在崇文院中.其中的官府圖書,大多被人盜竊,士大夫家往往找得到這些書.嘉佑年間,朝廷設置了8名編校官,集中校勘4個館中的書籍,供給100個差吏.校勘好的書籍都用黃紙裝訂成大冊子抄錄,從此私人不敢擅自收藏.校勘了好多年,也僅僅校完昭文館中的書籍就作罷了.
王安石破常規
原文
嘉佑中,進士奏名訖未御試,京師妄傳王俊民為狀元,不知言之所起,人亦莫知俊民為何人.及御試,王荊公時為知制誥,與天章閣待制楊樂道二人為詳定官.舊制:御試舉人,設初考官,先定等地,復彌之,以送復考官,再定等第,乃付詳定官,發初考官所定等,以對復考之等,如同即已,不同,則詳其程文,當從初考,或從復考為定,即不得別立等.是時王荊公以初考所定第一人皆未允者,于行間別取一人為狀首楊樂道守法以為不可.議論未決,太常少卿朱從道時為封彌官,聞之,謂同舍曰:“二公何用力爭,從道十日前已聞王俊民為狀元,事必前定,二公恨自苦耳.”即而二人各以己意進稟,而詔從荊公之請.及發封,乃王俊民也.詳定官得別立等,自此始,遂為定制.
譯文
嘉佑年間,禮部上報進士名額完后,皇上還沒有舉行殿試,京城里就謠傳王俊民是狀元,不知道謠言從哪兒傳出來的,人們也不知道王俊民是什么樣的人.到殿試時,王安石當時擔任知制誥,與天章閣待制楊樂道兩人任詳定官.過去的制度規定,殿試舉人,設立初考官,先確定等級,再密封好,把他送給審查考官,再定一次等級,才交付詳定官,打開初考官所定的等級,用來對照審查考官的等級,如果相同就可以,不同就要審核那進呈的文章,確定按照初考還是審查的等級為準,也就是不能另外確定等級.那時王安石認為初考官、審查考官所定的第一人都不恰當,就在同等級中另外選了1人為狀元,楊樂道遵守規章,認為不能這樣.兩人商議又作不出決定,太常少卿朱從道當時任密封官,聽說這事,對同僚說:“兩位何必費力爭執,從道我10天前已經聽說王俊民是狀元了,這樣的事一定早已定好,兩位可惜自找苦吃了”不久,兩人各自把自己的想法向皇帝報告,皇上詔令采納王安市的請求.等到打開密封的名單,就是王俊民.詳定官可以另外確定等級就從這時開始.并且成為了固定的制度.
夢溪筆談
卷二·故事二
皇族子弟授官
原文
宗子授南班官,世傳王文政太尉為宰相日,始開此議,不然也.故事:宗子無遷官法,唯遇稀曠大慶,則普遷一官.景佑中初定祖宗并配南郊,宗室欲緣大禮乞推恩,使諸王宮教授刁約草表上聞.后約見丞相王沂公,公問:“前日宗室乞遷官表何人所為?”約未測其意,答以不知.歸而思之,恐事窮且得罪,乃再詣相府.沂公問之如前,約愈恐,不復敢隱,遂以實對.公曰:“無他,但愛其文詞耳.”再三嘉獎,徐曰:“已得旨別有措置,更數日當有指揮.”自此遂有南班之授.近屬自初除小將軍,凡七遷則為節度使,遂為定制.諸宗子以千縑謝約,約辭不敢受.予與刁親舊,刁嘗出表稿以示予.
譯文
皇族子弟被委任為南班官,世間傳說是在太尉王旦當丞相時,才有了這一動議,其是不是這樣.從前的制度,皇族子弟沒有升官的規矩,只是遇到少有的大慶典時,才一律提升一級.景佑年間,開始確定祖宗在向南祭祀時一同祭祀,宗室子弟想利用舉行大禮的機會請求給予恩惠,讓諸王官教授刁約起草報告給皇上看.刁約見到丞相王曾,王曾問:“前些日子宗室子弟請求提升的報告,是誰寫的?”刁約不知道他的用意,回答說不知道.回去后一想,擔心事情弄清后被怪罪,就再次拜訪丞相府.王曾又像先前一樣問他,刁約越發驚惶,不敢再隱瞞,就據實回答.王曾說:“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喜歡報告的文詞罷了.”又再三夸獎,不慌不忙地說:“已經得到皇上的旨意,另有安排,過幾天應當有具體指示.”從這時起就有了任為南班官的事.皇家近親從開始封為小將軍起,共提升7次就擔任節度使,這就成了固定的制度.那許多皇家子弟用遷匹絲絹感謝刁約,刁約推辭不敢接受.我與刁約有老交情,刁約曾拿出報告的草稿給我看.
夢溪筆談
卷三 辯證一
古今衡制
原文
鈞石之石,五權之名,石重百二十斤.后人以一斛為一石,自漢已如此,“飲酒一石不亂”是也.挽蹶弓弩,古人以鈞石率之;今人乃以粳米一斛之重為一石.凡石者以九十二斤半為法,乃漢秤三百四十一斤也.今之武卒蹶弩,有及九石者,計其力,乃古之二十五石,比魏之武卒,人當二人有余.弓有挽三石者,乃古之三十四鈞,比顏高之弓,人當五人有余.此皆近歲教養所成.以至擊刺馳射,皆盡夷夏之術,器仗鎧胄,極今古之工匠.武備之盛,前世未有其比.
譯文
鈞石的石,是五種重量單位之一,1石相當于120斤.后人將1斛定為1石,從漢代就已經這樣了,比如說“飲酒一石不醉”就是證明.張拉弓弦的力量,古人也用鈞石為標準去衡量.現在的人則把1斛粳米的重量作為1石.凡是1石都是以92斤半為標準,等于漢代稱重的341斤.現在的戰士張拉弩弓,有達到9石重的,計算他的力氣,是古時候的25石,與魏的武士相比,一人當兩人還有余;有拉弓達到3石的,是古時候的34鈞,與顏高拉的弓比起來,1人當5人還有余.這都是近年來教育培養的結果.以至于搏擊刺殺跑馬射箭,都融匯了少數民族和漢族技術的精華,武器鎧甲都極盡了古今技術的精巧.武器裝備的豐富精良,是前代無法相比的.
陽燧照物
原文
陽燧照物皆倒,中間有礙故也.算家謂之“格術”,如人搖櫓,臬為之礙故也.若鳶飛空中,其影隨鳶而移,或中間為窗隙所束,則影與鳶遂相違:鳶東則影西,鳶西則影東.又如窗隙中樓塔之影,中間為窗所束,亦皆倒垂,與陽燧一也.陽燧面洼,以一指迫而照之則正;漸遠則無所見;過此遂倒.其無所見處,正如窗隙.櫓臬腰鼓礙之,本末相格,遂成搖櫓之勢,故舉手則影愈下,下手則影愈上此其可見.(陽燧面洼,向日照之,光皆聚向內,離鏡一二寸,光聚為一店,大如麻菽,著物則火發,此則腰鼓最細處也.)豈特物為然,人亦如是,中間不為物礙者鮮矣.小則利害相易,是非相反;大則以己為物,以物為己.不求去礙而欲見不顛倒,難矣哉.(《酋陽雜俎》謂海翻則塔影倒,此妄說也.影入窗隙則倒乃其常理.)
譯文
用陽燧照物體都是倒立的影像,是因為中間有障礙的緣故.算學家說這叫做“格術”.譬如人搖櫓,作支撐的小木樁成了櫓的障礙一樣.像老鷹在空中飛行,它的影子隨著鷹飛而移動,如果鷹和影子之間的光線被窗孔所約束,那么影子與鷹飛的方向就相反了.又像窗孔中透過樓塔的影子,中間的光線被窗孔所約束,也都是倒垂,與陽燧的鏡面是凹陷的,當一個手指靠近鏡面時,像是正的;當手指漸漸移遠到某一位置,像就不見了;超過這一位置,像就倒過來了.那個看不見的地方,正如窗戶的孔,架櫓的木樁、腰鼓的腰成了障礙一樣,物體與像相對,就成了搖櫓的情形.所以舉起手來影子就越向下,放下手來影子就越向上,這應該是可以看得到的.豈止物體是這樣,人也如此,中間不被外物阻礙的很少.小的就把利害互相改變,是非互相顛倒;大的就把自己當成外物,把外物當成自己.不要求去掉障礙,卻想看到不顛倒的物象,太難了啊!
解州鹽池
原文
解州鹽池方百二十里.久雨,四山之水悉注其中,未嘗溢;大旱為嘗涸.鹵色正赤,在版泉之下,俚俗謂之“蚩尤血”.唯中間有一泉,乃是甘泉,得此水然后可以聚.又,其北有堯梢水,亦謂之巫咸水入,則鹽不復結,故人謂之“無咸河”,為鹽澤之患,筑大提以防之,甚于備寇盜.原其理,蓋巫咸乃濁水,入鹵中,則淤淀鹵脈,鹽遂不成,非有他異也.
譯文
解州鹽池方圓120里.長時間下雨后,四周山上的水都流注到池里,但池水從未漫出過;大旱時,也從未干涸過.鹵水是紫紅色的,在版泉的下面,當地俗稱為蚩尤血.唯獨中間的一眼泉水,卻是淡水,有了這水之后,就可以使鹽鹵結晶出食鹽了.另外,鹽池北邊有堯梢水,也叫巫咸河.鹽池的鹵水,沒有甘泉水摻和,就不能生成食鹽.只要巫咸河水流入鹽池中,鹽鹵就不再結晶,人們稱它為無咸河,是鹽澤的禍患.人們筑大堤來防備它超過防備盜賊.推究它的道理,大概巫咸河水本是濁水,一旦流入鹵水中,就會淤積堵塞鹽鹵礦脈,便不能產鹽了,并非有其他特殊原因.
虎豹為程
原文
《莊子》云:“程生馬.”嘗觀文子注:“秦人謂豹曰程.”予至延州,人至今謂虎豹為“程”,蓋言“蟲”也.方言如此,抑亦舊俗也.
譯文
《莊子》說:“程生馬.”我看過文子作的注釋說:“秦人稱豹為程.”我到延州時,當地人至今還稱虎豹為程,大概是說蟲.方言就是這樣,或者也是舊的習俗吧.
蕓香辟蠧(du 蛀蟲的意思)
原文
古人藏書辟蠹用蕓.蕓,香草也.今人謂之“七里香”者是也.葉類豌豆,作小叢生,其葉極芬香,秋后葉間微白如粉污,辟蠹殊驗.南人采置席下,能去蚤虱.予判昭文館時,曾得數株于潞公家,移植秘閣后,今不復有存者.香草之類,大率多異名,所謂蘭蓀,蓀,即今菖蒲是也.蕙,今零陵香是也.茝,今白芷是也.
譯文
古人藏書用蕓香來防蛀蟲.蕓香是一種香草,就是如今人說的七里香.它的葉子類似于豌豆葉,小叢生長.葉子十分芳香,秋后葉子間微微發白如同用面粉涂抹過一樣,用它防蛀蟲有特效.南方人采來放在席下,可以除跳蚤、虱子.我判昭文館時,曾在文彥博家求得了許多株蕓香,移植到秘閣后面,現在沒有存活的了.香草這類東西,大體上都有別的名字,如所謂蘭蓀,蓀就是今天的菖蒲,蕙就是今天的零陵香,茝就是今天的白芷.
煉鋼
原文
世間鍛鐵所謂鋼鐵者,用柔鐵屈盤之,乃以“生鐵”陷其間,泥封煉之,鍛令相入,謂之“團鋼”,亦謂之“灌鋼”.此乃偽鋼耳,暫假生鐵以為堅.二三煉則生鐵自熟,仍是柔鐵,然而天下莫以為非者,蓋未識真鋼耳.予出使至磁州鍛坊,觀煉鐵,方識真鋼.凡鐵之有鋼者,如面中有筋,濯盡揉面,則面筋乃見;煉鋼亦然,但取精鐵鍛之百余火,每鍛稱之,一鍛一輕,至累鍛而斤兩不減,則純鋼也,雖百煉不耗矣.此乃鐵之精純者,其色清明,磨瑩之,則暗暗然青且黑,與常鐵迥異.亦有煉之至盡而全無鋼者,皆系地之所產.
譯文
世上打鐵所稱的鋼鐵,是用熟鐵盤繞起來,再把生鐵嵌在它的中間,用泥把爐子封起來燒煉,鍛打使它們相互滲入,叫做“團鋼”,也叫做“灌鋼”.這只是假鋼罷了,暫時借助于生鐵使它堅硬,燒煉2、3次以后生鐵就成了熟鐵,得到的仍然是熟鐵.但是天下沒有人認為不對的,那是因為不認識真鋼罷了.我出使時,到磁州打鐵作坊看煉鐵,才認識了真鋼.凡是有鋼的鐵,就像面里有面筋,洗盡柔軟的面,面筋就出現了.煉鋼也是這樣,只要選取精鐵鍛打百多次,每鍛打1次稱1次,鍛打1次就輕一些,直到多次鍛打斤兩卻不再減少,那就是純鋼了.即使再鍛打上百次也不會耗減了.這才是鐵里面的精純部分,它的色澤清明磨得光潔明亮了,就呈現暗淡的青黑色,與一般的鐵明顯不同.也有鍛打到最后卻根本成不了鋼的,全是因為產地的緣故.
漢人釀酒
原文
漢人有飲酒一石不亂,予以制酒法較之,每粗米二斛,釀成酒六斛六斗,今酒之至醨者,每秫一斛,不過成酒一斛五斗,若如漢法,則粗有酒氣而已,能飲者飲多不亂,宜無足怪.然漢一斛,亦是今之二斗七升,人之腹中,亦何容置二斗七升水邪?或謂“石”乃“鈞石”之“石”,百二十斤.以今秤計之,當三十二斤,亦今之三斗酒也.于定國飲酒數石不亂,疑無此理.
譯文
漢代人有喝1石酒不醉的,我拿釀酒法一比較,漢代每2斛粗米,釀成6斛6斗酒;現在最薄的酒,每一斛稻谷不過釀成一斛五斗酒.假如像漢代的方法,就略有酒氣罷了,能喝的人多喝而不醉,應該不值得奇怪.但漢代的一斛,也就是現在的二斗七升,人的肚子里又怎么裝得下二斗七升呢?有人說“石”是“鈞石”的“石”,是120斤.用今天的秤來稱,應當是32斤,也就是現在的三斗酒.于定國喝幾石酒不醉,我懷疑沒有這種道理.
阿膠
原文
古說濟水伏流地中,今歷下凡發地皆是流水,世傳濟水經過其下.東阿亦濟水所經,取井水煮膠,謂之“阿膠”.用攪濁水則清.人服之,下膈疏痰止吐,皆取濟水性趨下清而重,故以治淤濁及逆上之疾.今醫方不載此意.
譯文
從前說濟水潛在地下暗暗的流,如今歷下凡屬是掘地都是流水,世間傳說濟水經過它的下面.東阿也是濟水所經過的地方,用井水煮膠,稱為“阿膠”.用來攪動濁水就變清了.人一服用了它,下膈痰少了、嘔吐也可止住,都是利用濟水性質趨向下又清又重,所以用它來治積食、脹氣及嘔吐之類的病.現在醫生的驗方中沒有這樣的記載了.
度量衡考
原文
予考樂律及詔改鑄渾儀,求秦、漢以前度量斗升:計六斗當今一斗七升九合;秤三斤當今十三兩;(一斤當今四兩三分兩之一,一兩當今六銖半.)為升中方;古尺二寸五分十分之三,今尺一寸八分百分分之四十五強.
譯文
我研究樂律及接受詔改鑄渾天儀,探索秦、漢以前度量的斗、升,計算出六斗相當現在一斗七升九合;稱的3斤相當現在13兩(1斤相當現在4+1/3兩,1兩等于現在6銖半);做升的中間是方形;古時尺子的2.53寸,相當現在尺子的1.845寸多一點.
夢溪筆談 卷四·辯證二
桂屑除草
原文
楊文公《談苑》記江南后主患清暑閣前草生,徐鍇令以桂屑布磚縫中,宿草盡死,謂《呂氏春秋》云“桂枝之下無雜木”,蓋桂枝味辛螯故也.然桂之殺草木,自是其性,不為辛螯也.《雷公炮炙論》云:“以桂為丁,以釘木中,其木即死.”一丁至微,未必能螯大木,自其性相制耳.
譯文
楊文公《談苑》記南唐李后主討厭清暑閣前長出草來,徐鍇讓人用桂枝屑散布在磚縫中,多年生的草都死了,據《呂氏春秋》說:“桂枝的下面不長別的樹”.大約是桂枝辛辣刺激的原因.但是桂枝能殺死草木,自然是它的本性,不是因為辛辣刺激.《雷公炮炙論》說:“用桂枝制成釘,把它釘在樹中,那樹立刻就死了.”一顆釘是很小的,未必能刺死大樹,只因為它們的特性相互制約罷了.
除拜官職
原文
除拜官職,謂“除其舊籍”,不然也.“除”猶“易”也,以新易舊曰“除”,如新舊歲之交謂之“歲除”.《易》:“除戎器,戒不虞.”以新易弊,所以備不虞也.階謂之除者,自下而上,亦更易之義.
譯文
除拜官職,通常說成是除去他從前的官職,這種說法并不正確.除的意思是替換,用新職替換舊職所以叫除,如同新年舊年之交稱為歲除一樣.《易經》說:“除戎器,戒不虞.”就是用新的換去壞的武器,以防備意料之外的災禍.臺階稱為除,指從下到上,也是更換的意思.
韓文公
原文
世人畫韓退之,小面而美髯,著紗帽,此乃江南韓熙載耳.尚有當時所畫,提志甚明.熙載謚文靖,江南人謂之“韓文公”,因此遂謬以為退之.退之肥而寡髯.元豐中,以退之從享文宣王廟,郡縣所畫,皆是熙載,后世不復可辯,退之遂為熙載矣.
譯文
世人畫的韓愈,面部小而且有漂亮的胡子,戴著紗帽,其實這是江南的韓熙載罷了.還有當時的畫可以作證,畫上的題記說得很清楚.韓熙載的謚號是文靖,江南人也稱他為韓文公,因此大家就誤以為是韓愈.韓愈胖而且胡須很少.元豐年間,用韓愈陪祭文宣王廟,郡縣畫的韓愈像,都是韓熙載.后世不能再辨認,韓愈就成了韓熙載了.

【七言祭文】

篇六:七言祭文

急求宋書 .謝靈運傳

  謝靈運(385~433)南朝宋詩人.陳郡陽夏(今河南太康).出生于會稽始寧(今浙江上虞).因從小寄養在錢塘杜家,故乳名為客兒,世稱謝客.又因他是謝玄之孫,晉時襲封康樂公,故又稱謝康樂,墓葬于今江西省萬載縣.
  解析
  元康,晉惠帝年號,由公元291年至299年.
  潘,指潘岳,字安仁.陸,指陸機、陸云.
  律,指詩文的聲律.班賈,指班固、賈誼.
  體,指詩文的體裁.曹王,指曹植、王粲.
  縟旨星稠:縟,繁,復雜.旨,指作品的思想.星稠,像星辰一樣稠密.
  繁文綺合:文指作品的文采,即指辭藻.綺,有花紋的絲織物.合,和.綺合,像綺一樣組織得那么協調.
  綴,聯接,這里指繼續.
  平臺,西漢梁孝王在睢陽(今河南商邱縣)修建宮室,筑復道,從王宮到城東北的平臺,招攬四方才士.司馬相如也曾客游於梁,和諸文人一起住了幾年,并著《子虛賦》.逸響,指司馬相如的文章.逸,高超.
  南皮,今河北南皮縣,魏文帝為五官中郎將時,曾與諸文士游於此.高韻,指應瑒、徐干的文章(依《文選》李善注).
  事極江右:極,盡.江右,指西晉.東晉建都建業(今南京),稱江左;西晉建都洛陽,故稱江右.
  中興,衰而復興.西晉亡后,元帝建都建業,東晉建國,故稱中興.
  玄風,玄學的風氣,指老莊之學.扇,煽古今字,熾盛.東晉時士大夫崇尚老莊之學,清談之風很盛.
  學窮於柱下,博物止乎七篇:為學,治學.柱下,指老子,老子曾做過周柱下史.博物,多識事物.七篇,指《莊子》內篇七篇.這兩句是說當時人所學習研究的只是老莊之學.
  義,理.殫,盡.這兩句是說當時人作起詩文來,所談的道理完全是老莊的思想.
  建武,晉元帝年號,當公元317年.暨,到.義熙,晉安帝年號,由公元405年至418年.
  歷載將百,載常用詞:
  (一)用車裝載.禮記檀弓上:“南宮敬叔反,寶而朝.”引申為用船或其他工具裝載.李清照武陵春詞:“只恐雙溪舴艋舟,不動許多愁.”又特指乘車.漢樂府陌上桑:“使君謝羅敷,寧可共~”又為負擔,承載.“萬物~焉.”荀子王制:“水則~舟,水則覆舟.”
  (二)記載.蕭統文選序:“推而廣之,不可勝~矣.”
  (三)開始.詩經豳風七月:“春日~陽.”
  (四)動詞或形容詞詞頭.詩經邶風凱風:好其音.”陶潛歸去來辭:奔.”
  (五)讀zǎi.年.蕭統文選序“蓋乃事美一時,語流千~.”在本課中即這個意思.
  雖綴響聯辭,波屬云委:綴,《文選》作比.綴響聯辭,指詩文寫作.屬(zhǔ),連接.委,聚積.波屬云委,比喻作品眾多.委也是個常用詞,意項如下:
  (一)堆積[在地].莊子養生主:“如土~地.”引申為連結,聚積.沈約謝靈運傳論:“波屬云~.”
  (二)舍棄,放棄.孟子公孫丑下:而去之.”又為拋棄.白居易長恨歌:“花鈿~地無人收.”
  (三)任,托付.漢書霍光傳:“遂~任光.”引申為任憑,聽任.陶潛自祭文:“樂天~分.”又歸去來辭:“曷不~心任去留.”
  寄言上德,托意玄珠:寄言,寄托言論.上德,指老子的學說.《老子》第三十八章:“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.”玄珠,指莊子的學說.《莊子?天地》:“黃帝游乎赤水之北,登乎昆侖之丘,而南望還歸,遺其玄珠.”
  遒(qiú),剛勁.大意是說,這一百年之間,不再看見(無聞)遒麗的文章了.
  仲文,姓殷,陳郡(今河南淮陽一帶)人.孫,指孫綽,字興公,太原中都(今山西榆次縣)人.許,指許詢,字玄度,高陽人.孫、許都是東晉的玄言詩人.
  叔原,謝混的字,陳郡陽夏(今河南太康縣)人.太元,晉孝武帝年號,由公元376年至396年.太元之氣,仍指以孫、許為首的玄言詩風.
  宋氏,指南朝宋(420-479).
  顏謝騰聲:顏,指顏延之,字延年,臨沂(今山東臨沂縣)人.謝,指謝靈運.《南史?顏延之傳》:“延之、靈運,自潘岳、陸機之后,文士莫及.江右稱潘陸,江左稱顏謝焉.”騰,飛騰.聲,名望.
  興會,情興所會.
  摽舉,高舉,昂揚.
  明密,明白細密.
  方軌:與前代的優秀作家并駕齊驅.
  垂范后昆:垂范,傳下法式.后昆,后代子孫,這里指后人.
  宋書的話太長了,我可以發給你【七言祭文】

篇七:七言祭文

史記孔子世家翻譯 從"孔子之時,周室微而禮樂廢,詩書缺." 到" 諸侯卿相至,常先謁然后從政."

孔子的時代,周王衰微,禮崩樂壞,《詩》、《書》也殊缺不全了.孔子探究夏、商、西周三代的禮儀制度,編定了《書傳》的篇次,上起唐堯、虞舜之時,下至秦穆公,依照事情的先后,加以整理編排.孔子說:“夏代的禮儀制度我還能講出來,只是夏的后代杞國沒有留下足夠證明這些的文獻了.殷商的禮儀制度我也能講出來,只是殷商的后宋國沒有留下足夠證明這些制度的文獻了.如果杞、宋兩國有足夠的文獻,我就能證明這些制度了.”孔子考察了殷代繼承夏代對禮儀制度所作的增減之后說:“將來即使經過一百,那增減的也是可以預知的,因為一種是重視文采,另一種是重視樸實.周代的禮儀制度是在參照了夏代和殷代的基礎上制定的,多么豐富多采呀,我主張用周代的禮儀”所以《書傳》、《禮記》都是孔子編定的.
孔子曾對魯國的樂官太師說:“音樂是可以通曉的.剛開始演奏的時候要互相配合一致,繼續下去是節奏和諧,聲音清晰,連續不斷,這樣直到整首樂曲演奏完成.”孔子又說:“我從衛國返回魯國之后,就開始訂正詩樂,使《雅》、《頌》都恢復了原來的曲調.”
古代留傳下來的《詩》有三千多篇,到孔子時,他把重復的刪掉了,選 取中合于義的用于禮義教化,最早的是追述殷始祖契、周始祖后稷,其次是敘述殷、周兩代的興盛,直到周幽王、周厲王的政治缺失,而開頭的則是敘述男女夫婦關系和感情的詩篇,所以說:“《關睢》這一樂章作為《國風》的第一篇,《鹿鳴》作為《小雅》的第一篇;《文王》作為《大雅》的第一篇;《清廟》作為《頌》的第一篇”.三百零五篇詩孔子都能將演奏歌唱,以求合于《韶》、《武》、《雅》《頌》這些樂曲的音調.先王的樂制度從此才恢復舊觀而得以稱述,王道 完備了,孔子也完成了被稱為“六藝”的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樂》、《易》、《春秋》的編修.
孔子晚年喜歡鉆研《周易》,他詳細解釋了《彖辭》、《錫辭》、《卦》、《文言》等.孔子讀《周易》刻苦勤奮,以致把編穿書簡的牛皮繩子也弄斷了多次.他還說:“再讓我多活幾年,這樣的話,我對《周易》的文辭和義理就能夠充分掌握理解了.”
孔子用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禮》、《樂》作教材教育弟子,就學的弟子大約在三千人,中能精通禮、樂、射、御、數、術這六種技藝的有七十二人.至于像顏濁鄒那樣的人,多方面受到孔子的教誨卻沒有正式入籍的弟子就更多了.
孔子教育弟子有四個方面:學問、言行、忠恕、信義.為弟子訂四條禁律:不揣測、不武斷、不固執、不自以為是.他認為應當特別謹慎處理的是:齋戒、戰爭、疾病.孔子很少談到利,如果談到,就與命運、仁德聯系起來.他教育弟子的時候,不到人家真正遇到困難,煩悶發急的時候,不去啟發開導他.他出一個道理,弟子不能觸類旁通地推演出似的道理,他就不再重復講述了.
孔子在自己的鄉里,謙恭得像個不善言談的人.他在宗廟祭祀和朝廷議政這些場合,卻能言善辯,言辭明晰而又通達,然而又很恭謹小心.上朝時,與上大夫交談,態度和悅,中正自然;與下大夫交談,就顯得和樂安詳了了.
孔子進入國君的公門,低頭彎腰,恭敬謹慎,進門后急行而前,恭有禮.國命他迎接賓客,容色莊重認真.國君召見他,不等待車駕備好,就動身起行.
魚不新鮮,肉有變味,或不按規矩切割,孔子不吃.席位不正,不就坐.在有喪事的人旁邊吃飯,從來沒有吃飽過.
在一天內哭泣過,就不會再歌唱.看見穿孝服的人和盲人,即使是是個小孩,也必定改變面容以示同情.
孔子說:“三個人同行,中心有可做我老師的.”又說:“不去修明道德,不去探求學業,聽到正直的道理又不前往學習,對缺點錯誤又不能改正,這些是我是憂慮提心的問題.”孔子請人唱歌,要是唱得好,就請人再唱一遍,然后自己也和唱起來.
孔子不談論怪異、暴力、鬼神的事情.
子貢說:“老師在文獻方面的成績很顯著,我們是知道的.老師講論有關天道與人的命運的深微見解我們就不知道了.”顏淵感慨地長嘆一聲說:“我越是仰慕老師的學問,越得它無比崇高,越是鉆研探討,越覺得它堅實深厚.看見它是在前面,忽然間又在后面了.老師善于循序漸進地誘導人,用典籍來豐富我的知識,用禮儀來規范我的言行,使我想停止學習都不可能.已經竭盡了我的才力,我現在也好像有所建樹,但老師的學問卻依然高立在我的面前.雖然我也想追趕上去,但是不可能追得上.”達巷這個地方的人對我說:“偉大啊孔子,他博學多才卻不專一名家.”孔子聽了這話之后說:“我要專于什么呢?是專于駕車?還是專于射箭?我看還是專于駕車吧.”子牢說:“老師曾說:‘我沒有被世所用,所以才學會了這許多的技藝’.”
魯哀公十四年(前481)的春天,在大野這個地方狩獵.給叔孫氏駕車的商獵獲了一頭怪獸,他們以為這是不祥之兆.孔子看了后說:“這是麒麟.”于是便將它取走了.孔子說:“黃河上再不見神龍負圖出現,洛水上再不見神龜負洛書出現,我也就快要完啦!”淵死了,孔子說:“這是老天要我死呀!”等到他西去大野狩獵見到麒麟,說:“我的主張到盡頭了!”感慨地說:“沒有人能了解我了!”子貢說:“為什么說沒有人了解您?”孔子回答說:“我不抱怨天,也不怪罪人,下學人事,上通天理,能了解我的,只有上天了吧!”
孔子說:“不降低自己的志向,不使自己的人格受到侮辱,只有伯夷、叔齊丙人吧!”又說:“柳下惠、少連降低了自己的志向,使人格受到了侮辱”.又說“虞仲、夷逸隱居,不言世務,行為合干清高純潔,自我廢棄合于權變“.又說:”我就跟他們不同了,既不降志辱身以求進取,也不隱居避世脫離塵俗,沒有絕對的可以,也沒有絕對的不可以”.
孔子說:“不成啊,不成啊!君子最提憂的就是死后沒有留下好的名聲.我的主張不能實行,我用什么貢獻給社會留下好名呢?”于是就根據魯國的史書作了《春秋》,上起魯隱公元年(前722),下止魯哀公十四年(前481),共包 括魯國十二個國君.以魯國為中心記述,尊奉周王室為正統,以殷商的舊為借鑒,推而上承夏、商、周在法統,文辭簡約而旨意廣博.所以吳、楚的國自稱為王的,在《春秋》中仍貶稱為子爵;晉文公在踐土與諸侯會盟,實際上是召周襄王入會的,而《春秋》中卻避諱說“周天子巡狩來到到河陽”.依此類推,《春秋》就是用這一原則,來褒貶當時的各種事件,后有的國君加以稱推廣開來,使《春秋》的義法在天下通行,天下那些亂臣奸賊就都害怕起來了.
孔子任司寇審理訴訟案件時,文辭上有可與別人商的時候,他從不獨自決斷.到了寫《春秋》時就不同了,應該寫的一定寫上去,應當刪的一定刪掉,就連子夏這些長于文字的弟子,一句話也不能給他增刪.弟子們學習《春秋》, 孔子說:“后人了解我將因為《春秋》,后人怪罪我也將因為《春秋》.”
第二天,子路死在衛國.孔子生病了,子貢請求看望他.孔子正拄著拐杖在口修閑散步,說:“賜,你為什么來得這樣遲啊?”孔子于是就嘆息,隨即唱道:“泰山要倒了!梁柱要斷了,哲人要死了!”他邊唱邊流下了眼淚.對子貢說:“天下失去常道已經很久了,沒有人能奉我的主張.夏人死了停棺在東廂的臺階,周人死了停棺在西廂的臺階,殷人死了停棺在堂屋的兩柱之間.昨天晚上我夢見自己坐在兩柱之間受人祭奠,我原本就是殷商人啊.”過了七天孔子就死了.
孔子享年七十三歲,死在魯哀公十六年(前479)四月的己丑日.
魯哀公為他作了一篇悼詞說:“老天爺不仁慈,不肯留下這位老人,使他扔下我,孤零零一人在位,我孤獨而又傷痛.啊!多么痛!尼父啊,沒有人可以作為我學習的楷模了!”子貢說:“魯君他難道不能終老在魯國嗎?老師的話說:‘法喪失就會昏亂,名分喪失就會產生過失.喪失了意志就會昏亂,失去所宜就會出現過錯.’老師活著的時候不能用他,死了作祭文哀悼他,這是不合禮的.以諸侯身份稱‘余一人’,是不合名分的啊.”
孔子死后葬在魯城北面的泗水岸邊,弟子們都在心里為他服喪三年.三年心喪完畢,大家道別離去時,都相對而哭,又各盡哀;有的就又留了下來.只有子貢在墓旁搭子一間小房住下,守墓總共六年,然后才離去.弟子及魯國他人,相率前往墓旁居住的一百多家.因而就把這里命名為“孔里”.魯國世世代代相傳,每年都定時到孔子墓前祭拜,而儒生們也在這時來這里講習禮儀,行鄉學業考校的飲酒禮,以及比射等儀式.孔子的墓地有一頃大.孔子故居的堂屋以及弟子們所居住的內室,后來就改成廟,借以收藏孔子生前穿過的衣服,戴過的帽子,使用過的琴、車子、書籍等,直到漢代,二百多年間沒有廢棄.高皇帝高皇帝劉邦經過魯地,用牛羊豬三牲俱全的太牢祭祀孔子.諸侯、卿大夫、宰相一到任,常是先去拜謁孔子墓,然后才去就職處理政務.

與"七言祭文(共7篇)"相關文章

〉365彩票